在地鐵上遇見的佛陀



那天送走即將離開波士頓的好朋友,獨自去搭地鐵,上車後,習慣性地將手機拿出來,低著頭陷入滑機狀態,隱約聽到熟悉的中文問候「你好」,心想這裡是美國,眼角餘光視線內,我沒看到認識的亞洲臉孔,大概是我聽錯了,繼續低頭滑機。


「你好。」又聽到了,奇怪應該沒有聽錯,有人在問候我。這次仔細看看究竟是誰,抬起頭來,掃描車廂內乘客,終於視線停在一位在車門旁邊座位,身穿T恤、滿臉鬍渣的黑人,我們四目交相,他微笑看著我,再次向我問候「你好」。

我以微笑回報,反射性禮貌地問他中文哪裡學的,他說他其實不會中文,但他會十種以上的不同語言的問候語,他喜歡和身邊的人打招呼,他將每個遇到的人,當成是自己的兄弟姐妹,想問候他們,喜歡和他們聊聊,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友善回應,事實上,他當場還做了個實驗,用西班牙向對座的,打招呼,那人回應後,將頭轉開。


「多數人只忙著過自己的日子,很多人竟然不認識自己的鄰居,即使見了面,也像是陌生人一樣,好像大家每天只活在自己的泡沫世界,與周遭的人一點關係也沒有,這也難怪人會不快樂。」他說。


我一邊點點頭,很同意他的觀察;我一邊心想,這人有意思,看起來這麼不起眼的人,話語中充滿智慧。


「對我而言,其實快樂很簡單,只要能帶給他人快樂,自然而然能感到快樂,只要能提供他人需要的幫忙,我就能夠得到滿足。鄰居中有些獨居老人,需要陪伴,我儘量抽空去探訪,看到路邊流浪漢乞求金錢時,我會問他們要錢做什麼,如果是為了填飽肚子,那我會買食物給他,陪他一起吃,我希望提供他真正需要的東西,而不只是金錢。做這些簡單的事,讓我自己覺得很快樂。」


聽著他的分享,突然覺得慚愧,其實我平常也像他觀察的人一樣,自顧自地生活,大部分時間關注著自己,如何讓自己快樂生活,也許會關心家人和朋友,但很少想到別人的快樂與我何關,哪能想到滿足別人的需要,就能得到快樂?

他的談話,我想到了「慈悲」,但那不只是學佛的中心思想,或是書上讀到的故事,而是那談話的語氣,我感受到真誠的互動,原來簡單的關懷,能有這麼大的力量,這是我第一次在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身上,看到了「慈悲」。


這不就是佛嗎?佛現身說法,虛心聆聽,感覺渺小。


或許是頻率接近,感覺投緣,他突然問我:「你周遭應該有很好的社群(Community),有一群關愛你的人吧?」


一開始沒聽懂,後來我恍然大悟,才回答:「是呀!我很幸運。身旁有一群像家人般的朋友夥伴們。」


他接著說,「愛滋養人們,讓人變得更好,我們都需要愛。得到養分的人,能夠繼續散撥愛的能量,而我們生活才能往更好的方向改變,你好好珍惜善用。」

該下車的站快到了,我向他道別,並謝謝他的分享,他卻說:「下次見,我們會再碰面的。」我半信半疑地微笑揮手說再見,走出了車廂。

不知道會不會再遇見他,知道的是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的對話,留下深刻印象。事後反覆想著究竟什麼生活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?


也許快樂,對我而言,曾經是一筆從天而降的財富,曾經是夢昧以求的機會,曾經是理想的工作,曾經是享受的旅行,曾經是美食佳餚。

現在,在地鐵上遇到的是佛陀,給了我另一種答案的可能性。


也許快樂在問自己「我能幫上忙嗎?我怎麼幫助那些與我相逢的人們?」,找出答案並行動。我還沒有答案,答案是無窮盡的組合。

現在能做的有兩件事:保持微笑和真誠的問候。相信我,這聽起來簡單,做起來難的練習。不信,你可以試試看。

Hi, I'm Jasmine

​別忘了問候一下!onordinarybeing@gmail.com

  • Twitter
  • LinkedIn

Creativity. Productivity. Vision.

Never too old to learn. Never too old to change. Taiwanese American currently based India | Back to the basics. 

​加入平凡人部落

歡迎您!